红黄蓝又出虐童案,此前遭投资者集体诉讼,律师透露:不支持索赔

2019/7/27 0:18:44 来源:每日人物 浏览:

文| 每日人物曾诗雅 编辑王辉

红黄蓝又出了虐童案,这一次发生在青岛。

7月25日晚间,红黄蓝发布声明,称涉事外教为哥伦比亚籍35岁男子Daniel,该名外教在今年1月25日14时,趁配班老师上卫生间之际进入班级,并把手伸进幼儿的被子里,时间约1分钟,其间无其他行为。

图源自网络

在此次事件前,2017年11月北京朝阳区一家红黄蓝幼儿园就曾被曝出,国际小二班有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事发后,红黄蓝股价应声暴跌。

随后,美国有多家律所对外宣布,因怀疑红黄蓝幼儿园对投资人披露信息时,“存在严重失实或误导性陈述”,对红黄蓝及该公司部分高管提起集体诉讼,后因证据不足支撑赔偿而撤诉。

两年过去,作为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教育企业,红黄蓝在资本与人性间经历沉浮。

虐童频发,上市两月后遭投资人提告

公开资料显示,红黄蓝最早的虐童案发生在2015年。据媒体报道,2015年,在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4名教师涉刺、扎28名当时3周岁的儿童,其中17名因被刺伤发起诉讼。新伤旧伤最多的孩子身上有针孔达50多处。

然而,当时这则丑闻没有带给红黄蓝太大的影响。同年11月,红黄蓝获得了Ascendent Rainbow(中上达资本)超5000万美元的投资。两年后,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纽交所顺利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品牌。

图源自网络

转折发生在2017年11月22日。当天,多名幼儿家长反映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老师对学生扎针、喂药片,并发布了孩子身上有针眼的照片。两天后,红黄蓝对此回应,发布声明称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关监控资料及设备,涉事老师暂停职。最终,涉事教师被判刑一年六个月。

红黄蓝的负面在股市上得到印证。在事发后的第一个美股交易日上,红黄蓝跌破发行价18.5美元,跌幅为48%,市值增蒸发约2.9亿美元。

接踵而至的还有在美投资人的诉状。2017年11月27日,随着华尔街老牌律所Pomerants LLP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正式递交第一份针对红黄蓝的诉状,一起投资者对红黄蓝及公司某些管理层的集体诉讼案正式爆发。

据财新网报道,诉讼中,律所代表原告指控红黄蓝幼儿园在2017年9月27日至11月22日期间涉嫌对该公司的业务、运营及遵循的政策,做出“严重失实和诱导性陈述”。

当时,一同参与集体诉讼的中国投资者代理律师郝俊波在采访中指出,红黄蓝幼儿园伤害儿童的案件并非首次发生,其并未对股票投资者披露2015年的虐童事件。除此,红黄蓝作为上市公司没有建立有效的性侵害预防措施。

集体诉讼悄然终止,股价动荡起伏

然而,这起备受关注的集体诉讼案却悄无声息地终止。

2019年7月26日,在诉讼提起过去一年半后,每日人物联系到当时涉案投资人的代理律师郝俊波。

郝俊波称,随着诉讼发展,进一步取得的证据表示此案在证券诉讼的角度上不支持索赔,因此撤诉。对为何不支持索赔的理由,郝俊波未进一步透露。

另一方面,在庞大的利益蛋糕面前,资本依旧蜂拥而至。2017年11月28日,北京警方通报“红黄蓝虐童事件”,澄清扎针属“管教”儿童午睡之举,已拘留涉嫌教师,并未发现有人对儿童实施侵害。当日,红黄蓝股价回升,大涨23%。

据了解,红黄蓝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直营幼儿园学费和加盟园的加盟费。虐童案发后,2018年上半年红黄蓝仍新增加盟幼儿园6家,加盟亲子园33家。

直到2018年11月15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意见指出,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意见发布当晚,红黄蓝股价再度跌入谷底,收跌52.97%,最低股价报5.60美元,市值蒸发近3亿美元,影响甚至超过2017年11月的“虐童案”那次。

当教育成为交易筹码,转型前路何在?

经历股价大幅动荡后,红黄蓝2018年第四季度的财报带来了喜讯。

根据财报数据,红黄蓝第四季度开始扭亏为盈,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15.2%,共4500万美元。财报分析,收入增长主要来自直营幼儿园学生的增加,以及部分学生学费的上涨。

与此同时,红黄蓝也在相继收购了位于北京、上海的两家教育服务公司大部分股权,开启扩张之路。

对幼儿园的监管,政府部门逐渐加强,2019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指出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2019年2月,红黄蓝发布公告称,以1.25亿元现金收购新加坡一家私立儿童教育集团70%股权,并宣布计划将公司名称从“RYB Education”更改为“GEH Education”。重压之下,转战海外并购之路。

这一举动被指是红黄蓝针对0~6岁儿童教育服务领域的转型信号。

公开数据显示,在红黄蓝对外投资的企业中,非幼教类企业超过30家,涉及出版物、艺术培训、儿童潜能开发、会务及活动组织、教育信息咨询等多个领域。

据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红黄蓝的转型并不顺利,2019年第一季度,红黄蓝经调整后的营业亏损为270万美元。

上海市查处红黄蓝在内6家托育机构,图源自网络

​7月11日,上海市多部门开展违规托育机构联合整治行动中,包括红黄蓝在内的6家托育机构存在违规行为,遭执法人员当场指出,责令立即整改。

上海市监管部门并未公开披露此次查处红黄蓝的原因,查证公开报道也未能发现红黄蓝方面对此事有过正面回应。

近日,青岛红黄蓝虐童风波又起。当教育成为交易筹码,资本迷局中,选择了金钱的红黄蓝,又该如何兜底孩子的未来呢?

看看网友怎么说

第100次实名认证:这个学生多年后,会打这个老师吗?

顺便说点啥:红黄蓝,不简单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来源:央视网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索赔500万。7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一款名为“吹牛”的聊天软件侵犯了微信对“捂脸”等聊天表情和“红包”的著作...

  • 三艘巨轮从俄本土出发,绕过半个地球来华,满载几百枚先进导据俄罗斯塔斯社7月25日报道,俄军方人士透露,俄方已经正式启动了对华交付第二批S-400远程防空导弹的流程,据悉第二套也是最后一套S-400将通过海运交付,俄方将出动3艘大型运输船,满载几百枚先进的S-400导弹从波罗的海沿岸的卢加港启程驶向东...

  • 由祖龙开发,腾讯代理的《龙族幻想》一度不被人看好,因为这两家公司,每一个都是氪金小能手,所以,《龙族幻想》在发行之后,一直受到各种较差的评论。而之前的抄袭风波,也一度把《龙族幻想》推上风口浪尖。但是,氪金也好,抄袭也好,仍旧不少朋友为了龙族的名头,哪怕只是看着能动绘梨衣小姐,也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啊!那...

  • 在爸爸去哪儿节目当中,陈小春带着儿子Jasper一起参加节目,父子两人的互动也是收获了不少网友的喜爱,从节目中可以看出陈小春是一个严厉的父亲,但是在细节可以看出陈小春对儿子的关心和爱,而作为母亲应采儿就是一个慈母的角色了,在家里和在外面对儿子都是关爱有加的,不得不说这一家人的角色分配也是非常的“标准...

  •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25日电据路透中文网25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三,国际油价下跌,因投资者担心全球石油需求,美国原油库存骤降未能对油价带来持久的支撑。布兰特原油期货下跌1%,收报每桶63.18美元,美国原油期货下跌1.6%,收报每桶55.88美元。盘中稍早,布兰特原油近月合约较次月合约转为贴水,这被称为...

  • 最近,美国的科技巨头的一举一动似乎受到了全世界的监视,就连美国的好朋友——澳大利亚也忍不住要对这些巨头们出手了。7月26日,据媒体报道,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将在今天公布对Facebook和谷歌的限制措施。据悉,澳大利亚打算再出一招,将成立全球首个专门用于限制这些科技巨头的监管机构。...

  • 【欧洲时报春花编译】法新社报道,法国反贪腐协会(Anticor)日前就“阿尔斯通事件”再次以贪腐和挪用公款为理由提起诉讼。此前,法国大型电力和交通运输制造商阿尔斯通将能源部门出售给美国通用集团,随后同德国西门子的合并方案被欧盟否决。法国反贪腐协会发布公告表示,此前阿尔斯通作为法人在认罪陈述中,曾承认...

  • 据山西省高院微信公众号消息,7月15日至23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任爱军等24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等一案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庭审中,公诉机关向法庭详细出示了指控犯罪的证据,控辩双方围绕定罪和量刑事实进行了...

  • 贵的车子,一旦遭到损坏,维修起来的费用也是很令人吃惊。下面的事件中,一辆豪车的标志被一孩子损坏,孩子的家长却拒绝赔偿,给出的理由也让人难以接受。事情的经过大致如下:1、最近,劳斯莱斯的车主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的“飞天女神”标志被熊孩子损坏。孩子父母的态度让他更加不可接受。情况是这样的,一天,车主在夜...

  • 现在高中的门槛越来越高。几乎是一半的孩子考不上普通高中了。国家给这帮孩子们准备是何种出路呢?——上职业学校。这一点很多家长充满了抱怨。这是国家的一个产业政策有关系的。因为真的不需要太多的人去享受高等教育了。那些上了大学的人,其中大部分出来也都学非所用。社会其实更需要的是简单劳动者。国家早一点把不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