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在重庆邮电大学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卷毛婆娘
2021/4/8 6:17:20
在重庆邮电大学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芳洁萍麻麻

    2021/4/17 5:19:11

    大概十年前左右,父亲对我讲起过一件事,一个居住在老家的中年人的故事,当然那个时候他刚刚从监狱里走出来,在监狱里整整蹲了20年左右的苦窑。

    笔者的老家在辽宁锦州的铁合金,这是计划经济时代一个大型的国有化工企业单位,十年前,父亲去当地一家刚刚开的小型电器维修店去修理电器。这个店面小的可怜,只有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在维持,由于都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同龄人的缘故也让父亲在维修时与这个店老板攀谈了起来。这个年龄段的人聊起天,谈的往往都是一些陈旧的话题:老企业原来怎么样、自己年轻的时候在哪个部门上班以及认识哪些人。而眼前的这个店老板也是如此,不过他说的更加实在:我也是铁合金这家老厂的职工,不过在20多年前,也就是1989年因杀人进了监狱,误入歧途稀里糊涂的跟着别人去抢出租车。


    由于我的老家铁合金位于城郊,人口不算太多,刑事案件几乎一年也分不到一起,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父亲也没有在当地经历过太多的刑事案件,所以尽管那是20多年前的事,但还是让父亲一下想了起来,在1989年,我的老家的确发生过一起轰动一时的抢劫出租车杀人案。

    那一年,铁合金厂一名20多岁的职工,因结婚需要手头实在紧张,于是萌生了抢劫出租车的念头。由于那个时候出租车刚在内地兴起,车辆管理也不严格,抢劫出租车在设法变卖,也成为了很多罪犯密谋的犯罪。为了筹措结婚的资金,这个工人利用自己的技术自制了几把手枪(好像是退伍军人),又寻找了自己熟悉的三个企业同事帮忙,也不知道是同样缺钱还是一时脑热,他找的三个人也没有多加犹豫,直接选择了帮忙。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包括主谋罪犯和他的三个工友一共四个人,搭上了锦州当地一辆出租车,谎称要连夜前往葫芦岛,并愿意付出高价的车费。着急赚钱的出租车司机自然也没有多加防备,便连夜开车送四个人向葫芦岛方向驶去,结果行驶途中,这个主谋罪犯直接开枪打死了司机。随后将司机的尸体放入后备箱,自己开车前往葫芦岛准备贩卖出租车,但也不知道驾驶技术不足,还是心虚紧张和天黑路滑,行驶在高速公路的某一个位置时,他没有看清路况,直接开出了高速公路,翻到了路沟里,这个主谋当场死亡,另有一个同伙因翻车而昏死在车内,其他两个人慌不择路,爬出轿车之后步行逃跑。而那个昏死的同伙,就是后来这家电器维修店的老板。

    过了一会儿又有车辆经过,无意间发现了掀翻的车辆,随即打电话报警,赶到后的交警第一时间误以为是交通事故,但在随后将驾驶室里的死者拖出车外时,才意外发现他的腰上竟然别着一把自制手枪。随后对整车进行详细检查,自然发现了后备箱里的司机尸体,昏死的同伙自然也被认定是罪犯,直接带上了手铐送到医院抢救。那个年代的审讯简单粗暴(大家懂的),被抢救苏醒过后的这个同伙根本扛不住警方的讯问,很快供出了逃跑的两个人。这起轰动一时的出租车抢劫案,几天之内就宣告告破。

    要特别强调的是,这个昏死在车里的同伙,当年刚满18周岁!


    由于那个时候的刑罚是很严格的,除了提前死亡的主谋罪犯之外,另外两个被抓的同伙直接被判处死刑,而这个年满18岁的罪犯,被判处了死缓。按照他后来的说法,事后也许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参与了抢劫杀人呢?尤其在整个犯罪的过程中,他除了跟着其他三个人假扮成乘客上车之外,从始到终什么也没干,最终却落了一个死缓的结局!

    后来的20多年,从死缓到无期,从无期到有期,再到最后刑满释放,一个18岁的小伙子,也由青年人变成了中年人,几乎毁掉了一生!而在十年前,他刚刚刑满释放,老家的亲戚也提供不了什么实际帮助,也不想跟他有太多的来往,他只能从亲友的手里借了点钱,再利用自己在监狱期间学到的电路技术,勉强开了一个小电器维修店来维持生路。

    按照他跟我父亲聊天时的回忆,这20多年的监狱生活他过的很艰辛,入狱的头几年由于顶着杀人犯的名头,又加上年龄小、势单力薄,在监狱里没少挨收拾,不是被狱警打,就是被其他罪犯欺负,日子过的很苦。而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监狱,伙食条件也很差,粗面窝头加土豆那是常备饮食,偶尔赶上特殊节日,或者干了重活,才能勉强见点荤腥。后来在监狱日子待久了,自己逐渐成为了“大师兄”,狱警对自己的态度才好一些,狱友之间的欺负也越来越少。

    后来再加上条件的提高,监狱的饮食也不算是粗面,而能够经常看到大米和白面。不过监狱里吃的大米和白面并不是从市场上购买的,而是地方战备库里长期无法消耗的陈粮,于是就经常送到监狱让犯人消耗,按照他的回忆,他们吃的大米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煮完之后的大米都是碎的,嚼起来就跟吃糊糊一样,根本没有味道,但比起早年吃粗面,那已经是相当享福了。

    跟我爸聊天的那个时段,刚刚出狱的他也是刚刚开业,需要交给公家的各项费用他从来不交,而理由也是相当直接:小店赚不了多少钱,而且刚刚开业我也没钱,别再把我逼到绝路上!也不知道是考虑照顾他的生活,还是害怕他再一次闹出事来,当地的税收等相关单位还真不敢去他那去收费。

    后来这家小店好像开不下去了,这个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打工了,总而言之,他的一生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几十年前的冲动,造成了他一生的悲剧!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