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秘男女

小说:问剑苍生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天子渡津 字数:3070

第二十八章

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似乎可以喘气,于贪婪的张大口的呼吸。

“这就死亡吗,好像也还可以啊,至少不用憋气,背也没么疼。”

“不知道齐黎怎么样,估计也跟我样吧。”

“她么漂亮,希望群不良还有基本的性,不会做出什么亵渎尸体的事情吧。”

“真可惜啊,她么漂亮,小爷我还没摸到呢,妈的。”

“她好像临死前还说要救我,呵呵,这个傻丫头,明明自己能跑的,还被我拖后腿啊。”

“她也真的够仗义的,江湖士嘛,说到做到,牛逼。”

“也没问问她有没有心上,她经常提起个叫齐昊的师兄,喜欢啊,若这样,因为我死她岂不得后悔死。”

“唉,估计这趟黄泉路少不挨她的打。”

“算,挺好的,这辈子欠她条命,算孽缘,下辈子还她时还能见见她。”

“嗯?她在叫我吗?她在等起上路吗?”

.......................

醒醒!”

听到齐黎的呼唤声,吃力的睁开双眼。

只见齐黎正趴在他对面,双眼通红,眼角还有泪痕。

太阳已经缓缓升起,疑惑的看看周围,发现自己还在片树之中。

不远处阵叫杀声和惨叫声互相呼应,好像有正在打仗。

此时的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于尝试着动动身体,发现虽然无法起身,但还能蠕动。

他咬着牙忍着后背的剧痛,步步的爬到齐黎身旁。

齐黎此刻已经完全动不,只能无力的伸出手拉住,带着哭腔笑骂道:

“我就说,好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种畜生王八蛋哪有这么容易死啊。”

拼尽全力撑起身体,靠坐在棵大树旁,微笑看着齐黎

“小爷我刚才在黄泉路上跟共度良宵呢,给我喊醒,记得赔我。”

本以为齐黎会回骂番,然而却听到齐黎冷笑着说道:

“可以啊,我赔。”

“回头我就把,让的黄泉路上去。”

...................

“咱俩怎么没死啊,群不良呢?”

听到的问话,齐黎旁努努嘴,示意他看边。

顺着齐黎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十九个黑衣黑鞋的不良已经躺在地上,生死未卜。

三个狐狸脸,此刻正被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打的节节败退。

身穿袭纯黑色夜行衣,头戴包头巾,面遮黑纱布,看身形似乎女。

身高马大,使把关王大刀,连劈带砍,所过之处皆树倒石崩。

虽然身形瘦小,但手持把三尺长剑,刺挑划扎,看似普普通通的把剑,竟然舞动的如同漫天流星般。

三个刚才拳打齐黎脚踩的狐狸脸,此刻竟然被这两打的退无可退。

自然不寻常之辈,都从死堆里爬出来的大梁谍子。

此刻眼见再退不得,只好携手攻击女子,试图以三打,打出个突破口。

然而这下直接给男子个背身破绽。

只见男子手持长刀大力劈下,刀划过血光现,刀头竟然劈进地面三尺深。

不等不良转身,男子伸手把抓住不良的头,而后脚踩膝盖,腿顶心窝,将不良的头重重的砸向地面,同时持刀的手臂奋力转,插入地面的刀头竟破土而出,直直上撩砍穿头颅。

剩下两个狐狸脸中的个似乎之前已经受重伤,此刻也被女子剑刺穿喉咙,身死当场。

至于最后,看同伴都已殒命,不等对神秘男女动手,就两手上下抱住自己的头,直接扭,当场自杀

将这场可以说屠杀的打斗看个满眼。

不同于见到死的慌张,此刻的他还处在埋怨自己拖齐黎后腿,害得两都差点被杀的自责当中。

看到这对神秘男女式,喘息间就解决这伙不良眼神放光,仿佛看到自己的未来。

这就真正的武功吗?

他想起小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元翼叔经常给他讲些江湖趣闻。

个不会武功只会养花种草的元翼叔曾经本正经的跟他说过:“所谓武功,就技。杀越多越快的武功,就越上乘的武功。”

个男子眼见周围的敌都已经断气,便随手将把关王大刀插进块大石头中,而后转身向和齐黎走来,女子则四处查看,防止还有漏网之鱼。

此刻心里没有丝慌张,他不知为何,看着这对男女,心里总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近。

待到男近前,看到他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可能生怕伙不良认出他来。

但透过男仅仅漏出在外的眉眼间的皱纹,推断这个男恐怕已经有些上年纪,可能未革辈的也说不定。

小子命真大,老夫再晚来时半刻的,和这小妮子就块殉情。”

本来十分感激这对神秘男女的救命之恩,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趴在旁的齐黎突然破口大骂道:

“您才要跟这王八蛋殉情呢,要不您来的这么慢我们至于被打成这样吗?”

齐黎虽然未曾上过学堂,但在眼中对长辈的表现直算彬彬有礼。

此刻齐黎的反常表现,让不禁有些怀疑。

...认识这位大侠?”

只见齐黎听到问话不由得愣,而后赶忙扭过头去轻声说道:“不认识。”

此时也顾不么多,今天遇到的奇事怪事倒霉事已经够多

“京北城,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说着,双手撑地,想要爬起身来道谢。

只见神秘男子把按住的肩膀,而后蹲下身来寸寸的抚摸着的后背。

“还好,小子体格不怎么样,骨头真硬,这都没断块。”

现在站不起来只因为脊背骨被压住太久,腿部血液不流通,等会就好,不用慌。”

说罢,男子当着齐黎的面扒开的上衣,然后从怀中掏出几副膏药,副副贴在的伤口处。

只觉得贴上膏药的地方瞬间不疼,反而有种清凉的感觉顺着伤口渗透进全身,如沐春风。

不多时,男子帮贴好膏药,剩余的几副也用块手帕包裹起来交给

看这从未见过的灵丹妙药,又看看还趴在旁动弹不得的齐黎,突然坏笑起来。

“齐女侠,这膏药可好用别动啊,我帮贴好。”

齐黎哪里会不知道点猥琐心思,看着点点朝自己爬过啊,直接怒喝声将他吓退。

神秘男子看着这两刚刚经历过场生死大战,还有心情逗闷子,神情也不由得放松下来。

“这妮子受的外伤比轻多,用不着贴这太乙山膏,自己养两天就好,反倒她的内伤十分严重。”

说着,男子走到齐黎面前,从怀中又掏出瓶黑色的小瓷瓶,然后取出枚红色药丸放入齐黎口中。

虽然不懂药,但他懂瓷器啊。

府就连餐盘用的都上乘的邢窑白瓷,然而此刻男子掏出的黑色瓷瓶,尽凭肉眼竟无法分辨哪个名窑烧出来的。

釉面的光泽和精美的形状告诉,这个小瓶子绝对价值千金。

用这种瓶子装的药,不成神仙吃的长生不老药?

神秘男子见直盯着这瓶子,便随手将它甩给

“这爹当年送我的,现在连瓶带药给。”

听到这话,不由得瞪大双眼。

“大侠认识我爹?”

男子轻轻的点点头,指着还在远处打扫群不良尸体的黑衣女子道:

爹当年有恩于我,这次出行,爹收到消息,朝廷里有要对不利,所以他拜托我赶来救。”

“我带着我女儿路奔走,但没想到们走的路线和原来我所设想的有所不同,所以耽误些时间,差点晚步,幸好赶上,不然老夫这辈子都会悔恨自己的。”

说罢,男子站起身就要走,赶忙问道:“大侠,我家中情况如何,朝廷也对我家动手?”

男子听罢摇摇头。

“放心吧,朝廷还没个本事动家,心上路就好。”

“这次袭击的不良中,三个带狐狸面具的就传说中的不良臣,朝廷总共也只有几十个不良臣,这次下折三个在这,时半会儿也不会再为难。”

说完,男子不再理会和齐黎,而走到旁不知喂些什么给松风惊凰两匹马,两匹马吃完立刻醒过来。

眼见马具在,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反倒他的女儿,在离开时三步回头,貌似十分不舍的看向的方向。

齐黎看着朝阳下远走的两,趴在地上默默抱个拳。

“咱俩真命大啊,希望以后的路不会再有这种事。”

听到齐黎的感慨,板着脸摇摇头道:

“有个狐狸脸跟我说奉旨杀贼,皇帝想杀,岂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齐黎并未听到这句奉旨杀贼,如今听到,不由得皱起眉头。

打算怎么办?回京北城躲躲?前辈不说朝廷没本事动家吗?”

摇头,而后转身看向北方,语气平淡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前辈为啥这么说,我家就个商贾家,不过比般商有钱点而已。”

“向北,先去家,然后带上帮手起去太白山学艺。”

说着,指已经被神秘女子收拢在起的不良尸体,轻轻的叹口气。

“我爹说过,天底下所有的事情,只有在没本事的时候才会变成问题,有本事,所有的问题不过件待解决甚至已经解决的事情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