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变局

小说:大秦逆子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瓜子存折 字数:2309

关于自家兄长突然脱离“死宅”形态,前往施工工地当“监工”一事。亥倒挺感兴趣。

他也不知道,正常发展下,自家大哥否参与修建驰道工程中。

不过现个形势,加上之前玻璃厂职权划分、农科院管理、还几起关于钢厂袭击事件与那个神秘组织……

亥心中突然个不太美妙想法。

不过仔细一想,自家大哥按史书记载,应该不屑于行此“上不得台面”技俩……

再不济他也能明白,自己要做事,一件算一件。

那可都国之根本!

他扶苏争归争,但绝不会做损国家根基事情……

“大概率还六国遗老背后捣鬼……”亥一个没留神,没头没脑句话说漏出来。

李斯耳尖,开口便回道:“公子可为那‘钢厂袭击案’发愁?”

“何止发愁,简直觉都快睡不好。”亥显出疲惫神色。

他所担心,那群心怀不轨之人,别惦记上其他产业

尤其皇家化学院……

亥最要命、也最后依仗!亥掀起工业革命、变革秦朝社会最大力量!

亥边想边后怕,看向正研究蒸汽机图墨家巨子:“图纸可千万要藏好!还,墨家应该那种深山老林中据点。”

“咸阳不太平,对于来说就暗流涌动。蒸汽机放物理院里研究太过危险……”

巨子点点头:“公子明白,刚好秦岭据点,所以请您放心。”

“咳咳!”一旁听李斯就不太乐意:“话说,个丞相面,说秦岭个私人据点……”

点不太妥当啊!真不怕?”

敢拆个试试!”巨子吹子瞪眼,一副怒气槽即将爆满样子:“敢拆?就敢让人搬东西去丞相府里住!”

“嘿!个糟老头子!别过分啊!”

先把前几天酒钱结!好家伙,啷个大丞相咋还赖账!”

别太过分!先把玉佩还!”

哪儿结清账目再说……”

“请两位注意一下身份好吧……”

被惊得目瞪口呆。

一个丞相、一个巨子,怎么好像两个老顽童一样……

不对,都个年纪确算上“老顽童”……

亥赶忙“调停”场能震惊一大群史学家和文艺工作者“争吵”,搓搓自己发木脸。

时,他好像想起什么似,他望向丞相李斯:

“对想起一个事情。”亥紧蹙眉头:“咱们建图书馆和文乐府工程里,加么个条件……”

“公子请说。”

想,咱们次试试,给参加农民们发工资……”

…………

征调农民叫“徭役”,一般被抽调农民“义务劳动”。试想一下,让白干活,还动不动就打骂之、侮辱之。搁谁心里,也不好受啊!

从修驰道、建宫殿,到给自家老爹修建陵墓……天下十室九空之。种情况下,老百姓不反,那没活路

尤其自己……

即位之后不想怎么安定百姓、发展国力,净想大兴土木、劳民伤财……

果然,奇观误国,诚不欺也!

但给国家干活,还要干。该抽调劳力,还要抽调

但不意味国家就要白嫖些劳动力,也不工程建设,就去牺牲掉国家经济发展增速……

们不仅要做到一心一意,更要做到一石三鸟。”样总结道。

所以,他提出一套方案——“徭屯制”。

简单来说就未来,出现于西汉“军屯制”翻版。只不过把军人换成被抽调农民、手工业者。大体上就将抽调“徭役”给予报酬、俸禄,分成三班,一班工程、一班就地耕作或者生产、一班进行环境维护工程建设,比如减少水土流失等。

样一来,首先保证工程、生产、与环境保持同步发展;其次,当地不论农业、还工商业,都能享受到因国家工程而带来经济发展红利,促进该地区发展;

当然,也最重要一点。种制度掐灭因徭役繁重,导致农民揭竿而起诱因。如果制度设计落实得当,亥心中几块较大心病,也算除其之一。

不过,能不能实施,还个大问题。

亥站屋内,看远方天边繁星,竟发起楞来……

一片让他自由创造时代,但也让他带枷锁起舞舞台。

“公子,天还凉,加点衣服吧。”黄寄将厚衣物披亥身上,恭敬道:“三个月,就一个季度财政汇报。”

“茶社方盈利七成,剩下三成让入股商人们分。茶厂二厂也吸引一大批东南方向商人,马上可以投入使用。”

“玻璃新厂盈利们所占一半,剩余分别那些参与商家,还留做‘科研经费’。”

“还您关注红砖厂、造纸厂都盈利,尤其造纸厂,已经拿到朝廷订单。红砖厂也被选用为建筑所用材料,正加班加点生产中。”

“很好。”亥点点头,继续瞭望远处繁星。

古代空气很清新,所以能看到许多现代看不到星宿。

“今天晚上天气不错啊!还星星可以看。”黄寄站门前,愉悦道:“最喜欢看星星,一闪一闪。”

亥笑笑:“,不过……之前不怎么看得见星星……”

“宫里看不见星星吗?公子?”黄寄眨眨眼。

“主要本公子懒得出门,喜欢看书……”亥轻轻拂袖,转身坐回主位。

但黄寄好像对漫天繁星起心思,大步走到屋外,噌噌噌几下就上屋顶。

屋内亥,都能听到房顶上,黄寄惊讶:“呀!出太阳!”

?大晚上哪儿来太阳。”亥边为自己泡好茶,边高盛回应道。

但显然,黄寄不可能突然变傻乎乎。她继续惊讶道:“……不!!西边!”

“西边!?”亥觉得一丝不妙,忙起身走到院内,问向屋顶上黄寄:“城外西山!”

“看方向…………”突然明白过来黄寄惊呼:“那不……化学院方位?!”

“快!快备马车!”

…………

清冷月光,漆黑黑夜,让任何一处火光都极其显眼!

更何况,助燃物一大片易燃易爆物,外加木制建筑充作薪柴……

等到亥赶到后,城防军和起火点最近、当日参加化学院保卫工作特战大队已经投入救灾现场。

远处军帐内,婉儿正与城防军主将马遵商议救火事宜。亥毫不顾忌闯进大帐,急急忙忙问向两人:

“怎么样!人员就出来!”

“参见公子。”两道简单问候过,城防军主将马遵皱眉:“回公子,大部分人员都已经撤出。只一小部分还困于火场。”

“那地下室呢?婉儿?”

“已经做好防火措施,请大人放心。”婉儿一副公事模样,严谨回答道。

“……”亥并没说话,只看向外面熊熊燃烧建筑,心中好似被人顶上钉子般……

基业、他未来依靠。

而现……

“已经证实那些人痕迹……”婉儿走出帐外,对亥偷偷耳语道。

件事她也一直跟进,她尤其担心化学院会被盯上,于派出特战大队,去参与皇家化学院保卫工作。

可没曾想,还对方道……

“对不起主人,……”

“没什么对不起。”亥扭过头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已经尽力……”

“虽然,但们还未来火种。”

“敌人还暗处,做不事情,就只能拜托。”亥很罕见和婉儿客气起来。

并且,很严肃、正经……

“主人,您……”

,恐怕要回宫里住几天……”亥远远望去。

不出所料,那宫中马车;

正沿山路,向他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