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鲸落无敌杀

小说:天下英雄策 类别:都市生活 作者:流年书柬 字数:2695

秋风客栈掌柜季五,感觉自己定是上辈子积什么德,要然就是祖坟冒青烟。所以才遇到季氏家族最重要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几乎都要绝望。因为那几个客商悄悄地告诉他,刚刚离去那些,很可能就是潼关附近“楚将军”麾下叛军。而也正好印证猜测。

在潼关以东方圆数百里区域内,总共有十余支叛军力量。而自封为楚将军景驹部,无疑是其中势力比较强劲支。支以楚国后裔为骨干所组成叛军,仅作战勇敢,而且极其凶残。虽然名义上打着反抗秦王朝旗帜,但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和山匪盗贼无异。要说是随意劫掠财物,就是杀放火事,也是没有干

那几个客商行走南北,见多识广。更是听说许多关于叛军所做恶事。他说起时,禁暗自摇头。都感觉到很是悲哀。天下汹汹,战乱四起。却知道哪里才有块净土!今天秋风客栈既然招惹到楚将军手下,对方必定会善罢甘休。虽然暂时退去,恐怕终究难以善

季五别看副肥胖和善模样,内心却是个行事果断。见势妙,他马上就赶走季布。如果今天秋风客栈注定祸临头,那么他希望自己个侄儿能够逃得性命,为季氏家族留下后脉。

在以坚决态度撵走季布之后,季五便开始劝说客商和住店其他客赶快离开!他并希望些无辜因此而受到牵连。至于店里伙计,他也拿出钱,分发给他,让他暂时去别处躲避。

几个客商摇头叹息。昨天秋风客栈中刚出那种新酒,让他看到商机。本已经和季五商量好,等到酒坊开始酿造之后,他将带着第批运往北方。可是,现在个计划很可能将会泡汤。他虽然很想帮助季五躲劫,却自叹无能为力。也许,作为多年老朋友,现在唯期盼就是能够事化小,小事化

但现实却注定要让他所有都失望。很快,就有自告奋勇出去探听消息伙计跑回,慌慌张张说,有骑兵气势汹汹杀。而为首正是在客栈里闹事。并且仅如此,伙计又告诉季五说,少爷季布并没有走远。他拿着刀挡在路上,明显是要和火拼啊!

季五听,又急又气,差点没晕去。小子是自己去找死吗?!还有,那些家伙怎么么快?家连躲避都。他也顾得其他,连忙爬上客栈楼顶,站在最高处极目远望。果然,只见约距离此地十余里外路上,烟尘四起,群鸟乱飞。更夹杂着隐隐约约传嘶吼声,以及刀剑撞击声音。

季五脸色煞白。由自主在心中暗叹声,完!季布侄儿性命休矣!现在谁也救

,就在他灰心绝望时候。却忽然听到耳边有说话。他低头望去时,却正是住在客栈里那两个年轻客,即“玉公子”和其随从。他站在二楼栏杆边,显然是被客栈里慌乱所打扰到

“你那徒弟惹祸呢!真打算出手相助吗?”

“你别乱说行行?我可没有收什么徒弟。”

“那你已经答应呀!并且也指点他,就算还是师父,但如果被坏欺负,岂威名吗?”

“我哪有什么威名!无名之辈,足挂齿。公子,我是行经此地。你还是要多管闲事吧!”

怎么叫闲事呢?几天,掌柜伯伯对我都很好啊!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见死救吗?”

“公子!你路上惹得麻烦已经够多。江湖险恶,心叵测。世上平事到处都有,难道我会管吗?”

“卫央!你你你……怎么会如此冷血?哼!你要去,我自己去!”

季五听到里,心中猛然动。他忽然记起,季布曾经隐隐约约透露公子随从非常厉害。侄儿虽然没有细说,但既然能让心高气傲他都甘心折腰,求指点,那想必还是有些手段吧!

所谓急病乱投医。到个时候,季五也管那么多。他连忙从三楼顶上下,几步到二楼栏杆旁,顾得失礼之处,躬身拜倒,口中连连求救。

“玉公子!求求你救救我侄儿吧!如果今日能够帮助他得脱难,我季氏族将永远铭记于心,必有后报!”

卫长风负手站在边,并没有说话。而赢子玉连忙摆手让他起年纪满脸悲伤拜倒面前,无论如何也令于心忍。

“掌柜伯伯必如此!如果需要话,我位随从有些微末本事,倒是可以去帮把手,救得季布性命,应该还可以办到。卫央,你可以,对对?”

卫长风在旁边苦笑着点点头。她都样说,自己还能说什么呢?自己作为“随从”,既然主有令,当然要义容辞去贡献“微末本事”!

“公子,请留在客栈中,我去去就!”

卫长风对季布印象错,却也愿意他就样身死,遂点头答应下,赢子玉却会留在客栈,有热闹可瞧,她又怎么可以错呢?

于是,卫长风得已,只能带着她起离开秋风客栈,往前面方向而。季五和留在客栈里所有,都爬到楼顶最高处,怀着忐忑心情远远眺望。云层翻滚,白驹隙。秋日午后,风吹散烟尘,那边情形也看越清楚。刀光箭羽,战马嘶鸣。每个心都揪得紧紧,唯恐下些为所欲为家伙就会杀到眼前

久之后,道中央,剑救下季布卫长风朝着身后摆摆手,示意他退到边,去料理下自己身上伤。而他自己则抬头看着对面又重新聚集起骑兵,手中剑随意下,淡淡说道。

管你是什么,都走吧!此事就此罢休,算是笔勾销!”

景十使劲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出现在眼前只是两个持剑救下季布,而另个锦衣打扮俊俏公子则站在远处,拍手叫好。让他在惊怒之余,禁又有些怀疑,刚才看到是幻觉?

,那地断折羽箭和手下惊慌表情,让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怀疑毫无理由。

“少将军!太厉害……我还是赶快走吧!”

在他耳边低声提醒句。刚才幕实在是惊世骇俗。些叛军虽然凶悍,可也并非知好歹之徒。以把剑挡住箭雨!手段,他要说见,就是听也没听说啊!

然而,景十肯就此善罢甘休。他什么时候受挫折?带着百十多刀箭齐全汉子被吓住,如果能找回场子,那么必将成为终身耻辱。

“弓箭手,齐射!冲锋!”

话未说完,景十已经率先射出手中三支箭。些手下听他指挥惯,当下及多想,齐对准前边十余丈外那两,也随着拉弓而射!然后催动战马,纷纷拔刀前冲。

认真说起,景十愧是亲自在战场上冲锋。面对强,他选择策略非常正确。骑兵冲锋威力非同寻常,即便是弓箭射杀对方,那么么多战马起往前冲,也绝非力所能抵挡!如果对方躲避逃窜,那么必将被马踏如泥,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景十和他手下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做出个错误决定。而个错误,足以致命!世间事本就没有绝对。有些厉害,远远超出他想象。而当他认识到时候,却已经太晚

铁骑刀锋,扑面而。巨马蹄踏碎落叶,震路两边树木也飒飒作响。羽箭如同飞蝗,笼罩头顶。看到如此威势,卫长风却避,他随手抓起奔打算帮忙季布,把他远远扔到路边。随之气吐丹田,手中剑只晃,便化作幻影万千,只听到耳边叮叮当当声音绝。以他为中心所站立地方,没有支羽箭可以透围而入!

瞬息之间,数十匹战马奔雷翻涌,已到眼前。卫长风脚踏地,纵身而起。无数残箭从脚下掠。他长啸声,如飞龙在天,又似北冥巨鱼,那道剑光宛若天降长虹,轰然响声中,脚下土石乱飞,惨呼绝。整条路面从中被裂开,断处足有半尺余深!凡是被剑势所波及者,无论、马、刀箭……尽皆血肉横飞,破碎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