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被拐走的小花魁

小说:仙侠世界当赘婿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慢慢游 字数:2343

章鸣召是前任夫子学生,如今在朝为官,论地位,恐怕是现任夫子吴游已见了也要行个拜礼,骂声老东西,也没有地方。

孙言知这位师兄脾气,跑到章鸣召身边喋喋絮叨着,后者理都理,自顾自沉浸在书籍海洋。

孙言眼动,气:“师兄真眼睁睁着夫子堂多年传承毁于旦吗?”

章鸣召抓着书本手指慢慢用力,闭上眼回忆着当初在学堂那段欢愉岁月,那是这辈子最开心时光,老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

章鸣召睁开眼,叹了口气,放下书籍说:“先回去吧,明天我会在京都开个讲会,到时候成于成,就全天意了。”

孙言要就是这个,立马拜谢章鸣召,后者那窝囊劲就来气,摆摆手赶走了孙言。

孙言出来后又去找了其两位清士,谢天礼、窦唯,章鸣召三并称为京都三清士,都有着差气节,过其中章鸣召最甚,也是做过事情最多,所以在民间,章鸣召声望也最高。

住孙言软磨硬泡,出于对夫子堂情意,们都答应了站出来,帮夫子堂说话,孙言喜出望外,索性就在京都住下了,等着明天三位师兄表演。

大庆国某处,位妇推开房门,还在熬夜读书,她埋怨:“林,已经这么晚了,就歇了吧,书哪有,明天再吧,听话,啊。”

那少年边扫着手里书籍,边说:“娘,先睡吧,我把这完就睡。”

那妇无奈:“现在都在说读书没用,大姑家孩子已经弃学,学手艺去了,听说是做木匠,木匠可是很赚钱呢,林,依我也去跟着学学吧。”

那少年放下书,认真:“娘亲,为什么知之而固知吗?”

“什么吱吱吱,娘没读过书,哪里知这些。”妇

少年又说了点浅显东西,“那为什么水至清而无鱼吗,为什么木头可以搭建出牢固房子吗,为什么土块火烧之后可以坚固如石头。”少年徐徐说

这可把妇听糊涂了,为什么木头能搭建房子?古往今来就是这样啊。

少年出了母亲疑惑,也知这些事情时之间解释清,举着书籍说:“世间切都可以在这里面找到答案,书是祖先流传下来最宝贵东西,哪有外面那些那般堪,娘,就别管我了,夜深了,小心着凉,早点睡下吧。”

虽然还是明白子在说什么,过这子自小就很懂事,她也再劝,由着去吧。

已经是深夜了,在片弃学风潮中,这座城镇里唯亮着盏小烛台,倔强而坚韧闪烁着耀眼光芒。

清水镇彩云楼

吕瓶阁两在后院里生了团火,两手忙脚乱往竹签上串着肉片、青椒等各种东西,吕瓶还经常串错,然后阁就会立马数落顿。

是猪啊,这么简单事情还会做错,是告诉了吗,肉块要竖着串,横着串怎么烤熟。”

吕瓶委屈撅着小嘴,琴棋书画她是样样精通,古今野史她也是如数家珍,现在被个小小竹签子给难住了,吕瓶被数落有些生气,她把签子扔,发脾气:“我串了,说要请我吃独特美食,美食呢?就让我在这串这些破竹签。”

阁手上停,说:“真是没眼光,试过这样吃法?”

吕瓶:“就是烤肉吗,这也算美食吗?阁,我故意拿我寻开心呢,自己串吧,省我做错又数落我,等下要是拿出让我满意吃食来,小心屁股!”

提起这个阁还真有点怕,那么长银针扎进屁股里,这谁受得了,也是有脾气,倔:“自己串,自己吃,干活可没得吃啊,这些肉都是我独门秘方腌制,哪是其肉能比放心,等下绝对让流口水。”

‘哼’,吕瓶信,作为个没有见识过烧烤魅力,根本就无法想象烧烤绝妙。

阁在那耐心根根串肉,心里还是很佩服是佩服串肉技术,而是心态,书邱贤规定时间天天过去,阁好像是点也紧张,也是破罐子破摔,还是另有妙招,吕瓶直在关注着阁,她也期待阁能做出些令她刮目相事情来,到最后刻她是会出手

云娘在彩云楼里上下飞奔找着吕瓶身影,此时正是青楼热闹时候,大多数都是冲着她来见到她,那些怎么会罢休。

云娘跑到后院,眼就到和阁坐在吕瓶,她急忙跑过来:“瓶呀,可急死我了,快去上台,那些贵们都等耐烦了。”说着,狠狠瞪了眼,这混小子整天拉着她们家花魁鬼混,给钱还赚她们钱,良心真是狗吃了。

阁头也抬就知云娘对是个什么态度,自顾自忙着串串,吕瓶眼篮子里串好肉串有些舍,那里面可有几个是她亲手辛辛苦苦串出来,过还是随云娘出去应付客了。

阁忙完了,架上烤串就转了起来,没多久那些肉串就散发出了浓郁香味,阁撒上辣椒粉和孜然,顿时香味更浓了几分,及待取下串咬了口。

唔~!

竹子清香,肉块鲜美,青椒蔬菜爽口,这味,简直是吃过最美味烤串了,边吃,边把烤串装盘,准备去吕瓶房间边表演边吃。

按照约定,今天吕瓶要演奏首名曲,她托着凤鸣琴坐在台上,瑶指拨弄间,曲天籁悠然而出,整个气质越发仙秒,直台下众迷恋已。

阁也听很享受,别关系这么好,也是第次听吕瓶弹琴,悦耳琴音配上美味烤串,阁舒服长呼口气。

烧烤这东西好是好,就是气味太大了,阁悠闲坐在吕瓶房间lu着串,没多久,整个彩云楼里到处充斥着烤串香气。

“什么东西,好香啊!”

“云娘,们店里这是新推出了什么菜吗,给我来份。”

云娘也是头雾水,们店里没这菜啊,过这气味真好香!

台上抚琴吕瓶悄悄咽了下口水,她往自己房间瞥,就阁趴在窗边在那吃着之前串那些肉串,真好闻呐,她也被馋到了。

曲充满仙气琴音,因为烤串,中间硬是走了几个弦,这种失误吕瓶从来曾有过,是因为烤串,二是因为吕瓶压根就没在意过台下那群货色,随便弹弹就是应付们了。

在吕瓶颜值上,这点小失误那些客压根就在意,真就是颜值即正义。

草草收尾,吕瓶行了礼,立马就赶往了自己房间,过可惜是她来晚了,盘子里只有堆竹签子,肉全被阁给吃完了,吕瓶生气了,:“竟然自己全给吃了!”

阁还揉着肚子回味呢,悠闲:“上吗,还说‘就是烤肉吗’。”阁故意丑化吕瓶,翘着手指学着她当时话说

吕瓶极其败坏,她哪里知个烤肉竟然这么香,她掐住脖颈:“还我烤肉,那里面还有我自己串呢!”

阁刚才都吃到喉咙眼了,被她这么拽顿时有些受了了,赶忙求饶:“行了,别摇了,我都要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