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影子

小说:孤行录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步归藏 字数:4109

扮成伙计唐门弟子在听到老鱼那声哀嚎时候,心里莫名出现了种难以言喻兴奋。

胖子死掉。

况且,是第到蜂尾针杀

有些总是对血腥事情充满着好奇。

没想到是,却也是最后蜂尾针杀了。

突然觉得后背大椎穴被牢牢抓在了手里,等回过神来时,已经挡在了老鱼身前。

到蜂尾针尽数刺进了自己身体里,甚至都来及哀嚎,就已经软软瘫在了地上。

临死前最后张脸,却是三十岁左右、脸型微圆、笑眯眯起来甚是讨喜生意脸。

变故陡生,那用情唐门弟子身形站定,向那掌柜怒道:“你!”

尚未来得及说第二句话,那掌柜便面带微笑站在了身前。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掌柜是如走到自己身前来,手上刺却又知如到了那掌柜手上,瞬间便洞穿了自己咽喉。

可那掌柜,仍是带着淡淡微笑。

使用那蜂尾针之,也被弹指之间变故惊目瞪口呆,加之到两名同门身亡,顿时悲愤交加。

“你……”

话还未说完,那掌柜已经重重拳打在了胸口上。

只觉肋骨已然断了六七根,断裂肋骨刺进了肺里,顿时口鲜血喷了出来,下面话却是再也说出来了。

那掌柜掌印在了额头上,那哼也未哼,登时毙命了。

温行言长大了眼睛,简直敢相信客栈掌柜身手,却也要救老鱼。

那客栈掌柜好似放心般,又将那情刺在身上刺了几刺,直至血肉模糊,再也出来像形方才住手。

脸上偏偏还是带着微笑。

温行言掌柜,只觉得好似在哪里见过,却又偏偏想起来,但手段残忍,便低声道:“疯子。”

老鱼却是颇为害怕,恭敬行了大礼,用手抹了抹额头上冷汗:“谢掌柜救命之恩。”

掌柜微微颔首,平静道:“用谢我,因为你对八爷还有用。”

温行言正在思考,江湖上却是没听过“掌柜”物,也知是真名还是名号。

听得那掌柜口中说出“八爷”字,温行言突然心念动。

八爷,江湖上哪里还有第二八爷!

李八爷,三十六堂总堂主李寒川!

温行言圆脸掌柜,两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知道是谁了!

可老鱼听得那掌柜说出“八爷”两字时,却是慌张瞟了眼温行言,从怀里拿出了颗紫色药丸,塞进了温行言口中。

那枚药丸异香扑鼻,入口即化,温行言只觉得阵眩晕,又是昏睡了过去。

老鱼向了脸微笑掌柜,很怕永远知道在想什么。

面对花落去时,只是头疼;面对掌柜时,是那种深入骨髓恐惧。

老鱼只知道,是李寒川

是李寒川“影子”。

李寒川三十六堂,“四星”永远守在总堂里,保着三十六堂屹立倒;“八绝”则是处理三十六堂各处生意,来往奔波。

也就是说,三十六堂要处理好处理事情,就需要“四星”“八绝”之外了。

那便是李八爷“影子”了。

李八爷“影子”,可以是任

老鱼其实并想知道谁是“影子”

可五年前,唐梦君与宋涛之死,却偏偏把卷了进来。

年,唐门脚下刀绝岭“无此客栈”里,莫名出现了五具尸体。

两大青年高手“狂涛难灭,波澜惊”宋涛与齐惊,唐家三小姐唐梦君,宋枫弟弟“阿难剑”宋问和客栈掌柜。

伤势,宋涛是被齐惊刀”刀毙命,齐惊却是死于唐门“温文”之毒。

宋问被掌印在了后心,心脉皆断。

客栈掌柜,又被掌打在了脸上,血肉模糊。

但奇怪是,唐梦君却是死于三十六堂“君子”之毒。

老鱼便受唐影和宋枫之托,调查件惨剧。

本收了两家银子,调查件事,自是开心得很。

况且,觉得件事也没什么复杂

既然齐惊杀了宋涛,唐梦君又死于三十六堂,那么显而易见是,齐惊定是李八爷“影子”了。

惊与那宋涛本就相识已久,定是偷袭杀了宋涛与宋问,却低估了唐三小姐实力,中了唐三小姐“温文”之毒。

过齐惊临死之前,却又给唐梦君下了“君子”之毒。

至于那客栈掌柜,定是为了灭口,被齐惊提前杀了。

本想就样向那两家交差,至于神剑山庄与唐门会如向那三十六堂报复,是管也会去管了。

过当到那掌柜尸体时,又察觉到了异样。

掌柜尸体太干净了。

在那具尸体上,到任油烟味道。

可是唐门,都说掌柜烧手好菜。

掌柜双手,也是异常白净。

虽然向两家交了差,却又在暗中调查掌柜。

是买卖,但总可以是情。

直到夜半醒来,三十岁左右圆脸男子,似笑非笑坐在身边,用种甚是讨喜神色

老鱼吓得当场就尿了裤子。

掌柜眼神,绝眼神。

立刻便想到了另外种可能。

惊杀了宋涛,而唐梦君杀了齐惊。

至于宋问和唐梦君,却是被笑意盈盈掌柜杀

也是李八爷“影子”!

在江湖上没有丝毫名气,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影子”!

直到现在,都只知道叫做“掌柜”。

敢再查下去,甚至对掌柜唯命是从。

每次,都有种恐惧到恶心感觉。

老鱼那种恶心感觉又翻腾了上来:“掌柜…………若是知道你是八爷……”

“无妨,”掌柜淡然笑,“知道了又会怎样?”

老鱼愣,想到就算温行言知道掌柜是李八爷“影子”,却也实在是没什么用处。

因为连和别说“影子”是谁都做到。

你又如形容在江湖上没有丝毫名气呢?

“我交代事,做了么?”掌柜见老鱼并言语,问道。

老鱼忙点头:“做了,做了,已经把唐门绝杀令消息传出去了。”

掌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八爷让你再查查’天子令’事。”

“天子令?”老鱼面露苦色,“……可要如去查?”

掌柜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老鱼却觉得那直视自己目光,好像要把吞噬了般。

即使是在寒冬天气,老鱼汗水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想办法,”老鱼几乎听见自己声音,“我想办法。”

掌柜笑容好似镶在了脸上般:“过据说,楚天云手里,就有着’天子令’。”

老鱼又是惊,低头道:“明白,明白。”

掌柜微微点点头:“明白就好,八爷交代事,必须做好了。”

老鱼频频点头:“是,是。”

掌柜眼躺在地上温行言,低声道:“最好要多生事端。”

老鱼汗水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还有,七年前,秋婉如与’天子令’在十方渡失去踪迹,你可还记得?”掌柜向老鱼,声音甚是低沉。

老鱼点头如捣蒜:“记得,记得。”

“秋婉如恐怕已经身死,而当日在那十方渡截杀秋婉如中,就有神剑山庄宋澜。”

老鱼解:“可……宋澜是已经死了么……”

掌柜微微笑:“你觉得,区区宋澜,可以杀得了秋女儿?”

老鱼大惑解:“你……你意思是……”

掌柜冷笑道:“件事里,恐怕还有唐门次唐门发出绝杀令,便是想要秘密永远封存。”

老鱼掌柜那可怕微笑:“掌柜,你要……要我做什么?”

掌柜轻轻摇了摇头:“是我要你做什么,是八爷要你做。八爷要查七年前事,你便要去给八爷查查,再把消息放出去。”

老鱼疑道:“什……什么消息?”

掌柜低声道:“唐影小儿子唐隐,杀了秋女儿,秋婉如。”

……

温行言眼前片黑暗。

仍还记得,自己已经有八年三月零七天没有见到她了。

能见她。

绝对能。

被老鱼带走,突然心里有解脱。

也许样,对件好事。

了第次见到她时候。

她穿着素白色长裙,却又偏偏媚眼如丝,勾魂摄魄。

她正在被几宵小之辈纠缠,但眼里,却是盈盈笑意。

本是名门正派,又是学有所成,自是会袖手旁观。

出手,将那几混混打得满地乱爬。

那女子盈盈拜了万福,施施然离去了。

可那素白色长裙和如丝媚眼,却留在了心里。

久后,又遇到了那女子。

那女子坐在船上,笑靥如花,伸出如春葱般玉指,让上船。

如鬼迷心窍般,跳上了船。

可那女子宽衣解带时候,却又逃跑了。

月色下那女子如雪肌肤,好似玉石圣洁。

想亵渎自己心里那素白色长裙。

浑身湿透,狼狈跑了,身后独留下那女子惊愕表情。

和旋即传来吃吃笑声。

月后,接到师命,如麻妖女笑媚,来到了均州城。

笑媚专门勾引富家子弟和名门正派,骗取钱财后,就将杀掉。

据说,她杀时候,定要割满八十刀才会罢休。

那些死掉,就连亲也认出来们原来模样。

就连温行言师弟孙志谈,也死在了那妖女媚烟刀之下。

气愤难平,与几师兄弟在均州四处搜寻那妖女踪迹。

次,到了那女子,素衣白裙,媚眼如丝。

可当到那女子时候,她腰间却挂着孙志谈那柄三尺三寸长青沧剑。

她便是笑媚。

“眼儿媚,笑意生”“相思杀手”笑媚。

笑媚缠斗了半时辰,时辰,本可以杀了妖女十次。

次也未下得去手。

直到师兄弟闻声赶来,便以自己胸膛,硬生生接了笑媚媚烟刀。

喷出鲜血几乎遮住了双眼,模糊了笑媚那可思议表情。

低声嘶吼:“走!”

师兄弟忙于照顾,就样放走了笑媚。

在床上躺了月有余。

可也知道样做是对是错,但想为孙志谈报仇,却也笑媚就样死掉。

好在月里,再也没有任笑媚消息。

如释重负,却又有些怅然。

辈子,大概是见到她了吧。

伤好之后,次来到了江边。

月色皎洁,她就如直在那里般,素色白裙,亭亭玉立。

没有说话,她却要随回去,让好有交代。

从未见过笑媚。

笑媚告诉,她辈子,会欠任情。

如鬼迷心窍了般,告诉笑媚,我要带你走,哪怕你会杀了我。

笑媚呆了呆,旋即大笑了起来,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笑媚告诉,她是婊子,戏子无义,婊子无情。

到那凄冷月色下,笑媚脸上清泪,心没来由痛。

跟着笑媚走了半月。

是要怎样去,只是害怕笑媚被师兄弟伤害。

路上,笑媚对冷言冷语,非打即骂,再也见初见时温柔。

直到笑媚那次打到了胸口,媚烟刀创口迸裂,鲜血流了出来。

次见笑媚慌神。

她像普通小女样,笨手笨脚包扎,哭得像

晚,俩缠绵在了起。

第二日,出门,美丽朝阳映衬下,是灰布道服道士。

心陡地沉了下去。

长风道

蓦地对笑媚大喊,让她赶紧离开,再也要回来,若是回来,自己便自绝于此。

笑媚那坚定神情,离开了。

如释重负,暗忖以自己武功,也许能拖住长风道时片刻。

盏茶功夫都没有挺到,就已经败涂地。

长风冷冷,要带回到武当,给从轻发落机会。

问,什么机会。

长风告诉,随去杀了笑媚。

摇摇头,苦笑已。

笑媚却突然出现在了身后,要以自己命,去抵命。

惊慌大喊,长风却丝毫为所动。

知道自己对起武当,但也绝会对笑媚下杀手。

就在长风长剑要刺到笑媚咽喉时候,身白衣,戴着狰狞青铜面具,伸手拦下了长风。

武功极高,竟以双肉掌,斗上了长风“云溪”剑。

带着笑媚跑,但又能跑到哪里?

武当,都在追寻们两

只有放弃。

笑媚离开自己,而,孤身回到了武当。

愿领受武当所有责罚。

长风道也回到了武当,气色,应是受了内伤。

长风道下山,给时间,去追杀妖女笑媚,否则,武当便会追杀们二休。

走了,却没有去找笑媚。

因为知道,旦自己去找她,她也会忍来找自己。

那她就会死。

所以,那便永远要再见了好了。

今日过,便是八年三月零八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