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萧遥风头正盛

小说:剑阁情侠记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鸣高生 字数:2614

连话都不会说,秦陵扭头一声冷笑说道:“那有什么好可惜的?满地的四肢五脏,灵儿似得吓出个什么病来倒煞风景。”任警告似得看一眼秦陵。秦陵说许灵儿,转头看时许灵儿也一脸的惊奇的看

走到门口,提马鞭望门外,无可如何一回,叹道:“咱们去你哥坟上,给他祭奠祭奠。”任,钱说道:“小公陪我过去,我换身衣服。”和赵峰跟

秦陵不屑的眼神看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任和许灵儿相互看,任往外看说道:“哪里找来的这样的翩翩公?简直不凡间的人物。”秦陵不屑的说道:“看故作风流的姿态,我眼睛里一百个看不上。一看就那山沟里出来,没见过世面的小白脸。”

耸肩笑道:“赵那样,宜颦宜笑,两个你加起来还比不上半个他。”秦陵冷笑道:“那也的,轮不到你头上。”任嘴唇笑道:“哪怕就看上几眼,心里就说不出的受用。”

秦陵妒火烧,无可奈何一回,对他忽然问任道:“这么快?”任忙拿出怀里的小铜镜梳妆起来,问道:“什么?”秦陵说道:“前两天还为你哥哀痛的死去活来的,这会就这样神魂颠倒起来,连话都说不利索。”任撇撇嘴,收起铜镜。已经走,秦陵还不屑的看走过去的地方。许灵儿也忙在秦陵的头上脸上比比秦陵长得高,脸也俊俏。秦陵又鼻里冷笑道:“山沟沟里出来的土鳖。”

说道:“别说,我看这还真有些来路,看不像来投靠的。”秦陵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大概如此。”任许灵儿,说道:“走看看去。”两人颠儿颠儿的跑,秦陵也忙跟过去。

换上一身朴素的灰白色布衫,带和赵峰过来。两个丫鬟拿纸钱水浆等物。任几人出无双城,去城外任龙的坟上祭奠。钱又向任询问卢定天怎样杀害任龙的,钱惋惜的说道:“小陵内功不济,不然剑招上也比卢定天差不多远。”

也说道:“就,卢定天剑术上占不到半点便宜。就掌力凶恶,一掌过来,小陵就像纸片一样给打打飞出去。”任又笑问钱道:“武功比小陵怎么样?”钱说道:“学的内家功夫,动手小陵吃亏。”

笑嘻嘻的问秦陵道:“改天你向请教几招,给我们看看身手。”秦陵阴阳古怪的说道:“可不敢呐,何等人物?两三个秦陵怕还比不上半个。”任试图和搭讪,她笑道:“,你和秦公改天比比武功怎么样?让我们看看的功夫,开开眼界。”

峰忙插嘴道:“妙极妙极,兄弟没能在嵩山一展身手,咱们就以武会友,我也有心向兄弟请教几招。可惜任姑你和许姑武艺没学成,不然大家天天在一起切磋玩耍,倒也有趣的紧。”任给秦陵说一句什么,不和赵峰答话,赵峰讨个没趣,不言语淡淡一笑说道:“这位亲兄弟怎么称呼?哪个门派的?”

不说话时气势逼人,比及一说话,似乎也和常人无异。任忙笑道:“这我的小相好,叫秦陵,剑阁的大弟哪个门派的?”笑道:“吕梁山无极门的,几年前我们门派给嵩山的人杀的一个不留,我就四处漂泊。眼下无门无派。”任感慨系之的说道:“原来四海为家的,那就没想过给师门报仇吗?”笑道:“哪里没想过,只技不如人,这些年也拜几位名师,学一些武功。但要上嵩山报仇,却万万不够的。”

所说都实话,对的猜疑之心也打消。向问长问短的,许灵儿也想和说话,却苦于不能言语,只在旁边急。一行人徒步走出武昌城,来到任龙的坟前。

刚烈,看龙的墓碑站一盏茶的时间,吩咐任纸钱,奠水浆,一滴眼泪都不洒。任在坟前磕几个头,哀哭一场。她对钱说道:“也过来拜拜哥。”钱笑道:“哪有当的拜儿的,回去吧。”

回来的路上任便不似先前活泼,许灵儿挽的胳膊,打手势安慰任。秦陵很关心关岱宗诸人以后的去向,问道:“夫人,关岱宗那些人剿灭周口的那几个门派就回各自散去吧?”钱笑道:“大家伙在洛阳喝血酒,拜兄弟。以后咱们就一个门派的人,都说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在周口那边的事情就回回来。”秦陵笑道:“夫人也和那些人拜兄弟吗?”钱笑道:“大家推举我当盟主,我倒算他们的小头目。”

秦陵心想这帮武功不高不低的邪道人汇聚起来,势力之强盛连少林这些门派见都望而却步。眼下结成同盟,怕对剑阁大大的不利。他思忖以后会有何打算,又想到秦廷敬几人百方和钱和解,虽然仁者用心,并未料到以后的事情。为其这种无意为之、歪打正越发显得秦廷敬几人的老谋深算。江湖上只有意想不到的对头,没有可以小觑的对头。

秦陵闷头想,钱笑道:“你只要不欺负我儿,别做有负于她的事情,我有生之年就不会对剑阁起什么念头。”秦陵笑道:“托姐姐的福,我以后小心的伺候姐姐便,不敢对姐姐有半分的不敬。”钱也打趣道:“你小也还算识时务的人。”秦陵问道:“那别的门派呢?夫人你们这等阵势,怕不会就此罢手吧?”

摇头说道:“听关老头他们的意思,以后江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怕不会就这样消停下来。不过嵩山派作恶多端、前车之鉴。我也不知道这帮人要闹什么事情。”钱隐隐有些忧虑。赵峰说道:“关老头还好,就那白元泰兄弟俩,我看不怎么留心夫人。咱们三兄弟和在夫人身边,那两兄弟也还不敢太端大放骚辣。”钱笑道:“托你吉言。”

回到无双城,钱和赵峰过去。许灵儿和任坐卧不安的,任撺掇许灵儿去钱那边,找个借口把叫过来说话。许灵儿又给任出主意,要和任去给钱说说任龙的事情,两人借机看看。秦陵抱任馨,对任馨说:“馨儿,你问你疯疯癫癫的闹些什么?”又说:“馨儿,你移情别恋。”又说:“馨儿,你问你无聊不无聊。”任馨在秦陵怀里很乖巧,小脑袋依偎秦陵的胸膛,怔怔的睁大眼睛一动不动。

晚上秦陵三人用过晚饭,任过一会念叨一声:“不知道和赵峰歇,还歇的。”秦陵也好奇,许灵儿比手势问任,要在一起歇下的会怎样,任越发给撩逗的想入非非。许灵儿做神做鬼的给任打手势,任会意,点点头说道:“等会,这会怕还没睡下。”

秦陵哄任馨,任馨睡,丫鬟抱任馨走。三人坐到更初时分,任看看时候差不多,她问秦陵道:“你去不去?”秦陵笑道:“也过去看看吧。”三人偷偷摸摸的摸到钱的屋外,屋灯火荧荧。钱走到窗边,影映在窗纸上。过一会又离开,如数次,任拉拉秦陵和许灵儿。三人摸到窗下,任头上的簪点破窗纸往里看去。仪表堂堂的站在桌边,钱坐在椅上和说笑,不甚说话。

秦陵和许灵儿也忙点破窗纸往屋里看,看钱意态懒散的说笑,眼神若有示意的看认真的听说话,钱说上十句他才简短的说上一两句。钱从枕头地下取出一个绣囊,从绣囊里拿出药丸。

说道:“这药不吃吧?”钱笑道:“不妨事,偶尔吃一颗没什么妨碍处。”她说拿酒服下药丸,又给嘴里塞进一丸。有些厌恶的样药丸。丫鬟说声:“夫人我们去门外听候。”钱说“去吧“,丫鬟出去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