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章 吴舟晨

小说:武神不灭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一畅如梦 字数:2707

就算是武城林家跟里比起来,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却是没有任何表情,拖着林廊道中走起来,经过小桥、假山、一阵七弯八拐,就差点快要迷路时候,眼前出现一栋主房。

“就是。”适时,一句。

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听起来非常忐忑。

扭头看一眼身旁少女,露出玩味笑容,“副样子,怕是连自己都骗过去吧。”

一眼,对林无情拆穿表示恼火。

她深吸一口气,神色缓缓恢复平静,“一切就按路上说好来。”

置可否,点点头。

说实话,他个时候也有些忐忑,有一种丑媳妇见公婆感觉。

两人缓步走进主房,大厅中,有一道身影正全神贯注投入眼前案卷中。

过去,是一个四十多岁男子,身穿一身镶着紫边青色锦服他头上盘着一个发髻,用发带固定着,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发髻,却是非常符合个男子气质。

男子剑眉星目,眼神锐利,炯炯有神,就算是坐那里,一股上位者气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让人忍住升起尊敬之意。

暗自点头,个和有三分相像,器宇轩昂男子,应该就是父亲

“父亲。”打破平静气氛,开口问候一句。

辰一愣,放下手中案卷,露出惊喜神色。

神色还没有保持一秒,看到身旁,脸色直接冷下去。

“媚是什么意思?”

语气非常严厉,含着上位者威压朝着林碾压而来。

心中郁闷,心想,辰看起来好相与啊,但他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平静得如风和日丽海面一般。

既然答应,就要用心把事情办好,就算,也能让林梦失望是。再说,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凭么一点气势,还显得够看。

故意往林身上靠靠,露出甜蜜神色,“什么什么意思?他是我私定终身未婚夫。”

“胡闹!”辰大喝,拍案而起。

“婚姻大事,岂能像戏?!”

收起笑容,直视着愤怒辰,“是,一切都要按意思来,就戏?”

有没有问过我到底喜喜欢他,就把我推出去,戏?!”

辰震怒,急步朝过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来戏之言。”

“如般,跟一个男子楚,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看着两人差点都要动手,却说上一句话,着实有些尴尬。

“那个...”

他张张嘴,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辰用凌厉目光瞪一眼,冷喝道:“闭嘴,里没说话份。”

“给三秒时间,立刻从我眼前消失,然休怪我某人以大欺小。”

,听意思,是准备对他动手

着实有点出乎他意料,刚才来路上,从口中得知,辰还是非常溺爱,眼前副情景,跟溺爱好像挨着边啊。

瘪嘴,直接抢着话,说道:“城主,爱听,我还是要说。”

“从媚口中得知,还是很疼爱她,可是,如果问她意见,就把她嫁给一个她喜欢人,她以后会幸福。”

是疼爱她,是害她。”

大眼睛直冒星星,忙点头,对林话实是太赞同

同时,她又有些意外,没想到林看起来跟个木头人似,说起话来却是一套一套

辰满脸怒火,上下打量着林,“小子,我看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敢么跟我说话,是头一个!”

说着话,他缓步朝林过来,行走间,一股威压至他身上缓缓散发出来,股威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林碾压过来。

脸色一变,感受到一股如潮水般威压朝着他汹涌覆盖而来,让他一瞬间就差点喘过气来。

也感受到股威压,但她却没有受到影响。

脸色大变,急忙开口,“父亲,有什么话能好好说。”

辰看到他宝贝女那么关心眼前个少年,心中越发冰冷,但没有收回威压,反而加大威力。

怎么小子好好跟为父说话,没大没小,教训一下,还以为老子是好惹。”

脸色大变,辰散发威压非常霸道,他额头瞬间冒出巨大汗珠,双腿忍住颤抖起来,差点就要跪倒地。

“好强!”他心中惊叹。

从修炼至今,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种威压,就像一座大山从高空压下来,让他直起腰来。

双腿忍住剧烈颤抖起来,腰身开始微微弯曲,呈献出要下跪状态。

大急,林是她请来帮忙,现受到待遇,她难辞其咎。

都说男膝下有黄金,如果林里跪下去,她会愧疚一辈子。

紧迫时刻,她也来及多想,一把朝着威压前方冲过去。

彭!

就算辰没有用处全力,还是被弹飞

辰看着跌倒地上,眼皮直跳,心中怒火更加一发可收拾。

很好。”

他看着林,冷声说一句。

苦苦支撑,没有多余心思去猜想辰到底是夸他还是损他。

“我倒要看看,能坚持到什么程度。”辰冷喝,收回目光。

一股更加强大压力至四周碾压而来,林浑身一沉,双腿微微弯曲,朝着地面落去。

咬牙死死坚持,让他双腿落下去,但论他如何努力,双膝还是以肉眼可见速度向下落去。

双眼深邃,瞳孔变得血红,条条血丝爬出来,瞬间布满整个眼球。

“给我顶住!”他心中怒吼。

意思非常明确,目就是为让他跪下去,以此践踏他尊严。

“想要我跪,够格!”他恶狠狠想着,体内武神诀运转起来,丝丝缕缕力量从穴窍中钻出来,随即流变全身。

武神诀一运转,辰散发恐怖威压减轻些许,他双膝开始缓缓上升,腰身也慢慢开始直起来。

“小子,有种!”辰冷笑。

他怒目圆睁,很是意外,没想到威压下,眼前个看起来瘦瘦弱弱小家伙,光坚持么久,还能有起身趋势,实是奇怪。

辰也起争强好胜之心,加大威压催动。

“我还治!”他心中怒吼。

感觉身上压力变得更大,浑身忍住一沉,双膝离地面只有一指左右距离。

“我能跪!”他心中呐喊,双拳紧紧握着,死死咬紧牙关坚持着。

武神诀被他运转到极致,力量疯转运转,以此来抵挡着股恐怖威压,就算如此,他双膝还是以缓慢速度朝下方落去,照个速度,怕是出十息功夫,他就要跪倒地。

五寸...

三寸...

两寸...

双膝还落下,膝盖袍子就快要触碰到冰冷地面。

眼中流出泪水,哭泣着喊道;“父亲,快收威压吧,算我求。”

“父亲,我求...我答...”

睚眦欲裂,死死坚持同时,怒声打断话,“别求他!”

种人,他配!”

他也来脾气,疯狂运转着体内武神诀,死命抵挡着威压。

“我让知道什么叫配!”辰震怒,疯狂催动着威压。

脸色变得狰狞,甚至因为恐怖威压,他那英俊脸庞此时都变形,看起来很是恐怖。

“想要我下跪,做梦!”

“啊...”

他大吼着,死死坚持着,双膝离地面只有一寸距离时候便下落。

双腿疯狂颤抖着,整个人就跟打摆子似

辰皱皱眉头,以他现实力,如果真要让眼前小家伙下跪,那简直太简单,但是看到林表露出来服气坚韧性格,又狠下心来,反而对林颇为欣赏。

“罢。”

他收气势,一甩袖,双手负身后,转身朝主位走去。

感受到排山倒海威压骤然消失,身上猛一松,颤颤巍巍直起身子,长长一口气。

想被下马威唬住,但他又承认,辰真很强,强到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反抗,光散发威压就把他活生生碾压,哪怕他死命坚持,也无济于事。

如果刚才收手,他现已经跪倒地上

“小子,说实话,我挺欣赏。”主位上落座,继续说道:“但也就仅此而已。”

“我实话告诉还是死条心,别想打我宝贝女主意。”